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游戏资讯 > 正文

[人物志] TSM.Bjergsen——关山难越从头越

游戏资讯 发布:2020-10-26 31


丹麦,国土面积43060平方公里,人口约600万人,北欧版图上的一个“小国”。

但是,这里从不缺少职业选手。这片土地上走出过无数不同项目,不同类型的电竞选手,即使只看《英雄联盟》一个项目,也能脱口而出无数令人耳熟能详的ID。Wunder、Caps、Broxah、Jensen、Froggen、Kobbe、Zven等等等等,他们都曾从这里出身,并且走上过世界赛的舞台。

然而只要提起丹麦,有一个人永远无法被绕开。出道于欧洲,成名于北美,一席黑色的战袍穿了多年,甚至把自己穿成了“图腾”的模样。在他的名下有赛区冠军,有洲际赛冠军,甚至他还曾亲手断送过LPL赛区战队世界赛事夺魁的机会,自己加冕为王。但是,他的王冠上似乎总是少了那么一颗明珠,在一年一度的盛会里,他的回忆大多并不美好。

24岁的人生在《英雄联盟》的世界里似乎是一道坎,有许多许多选手临到这个岁数左右都会开始尝试再做一次选择。而也正在他的24岁这个年头,Søren Bjerg剪掉了他留下两年多的胡子,在S10的战火仍未燃烧完的这一刻,走上了属于他的全新道路。

人生或许总有那些越不过的山,只是或许从10月25号开始,对于Bjergsen来说,他即将面对的那些山又会不一样了。

“天才少年”

故事开头和故事最辉煌的段落通常不是同一处,但是,这也无妨。

2013年,EU LCS初代联赛开幕,有支从丹麦而来的队伍踏上了赛场。哥本哈根狼(Copenhagen Wolves),丹麦而来的狼群们在比赛的前两周发挥不佳,但是许多人都知道他们在等。等一个队里马上将年满17岁的小将,等待着他能出场,把队伍从底谷重新拉上正轨纠正航道。后来,这样的故事在许多赛区频繁上演,但在2013年的欧罗巴,有这样一群人成为了第一批的“等待者”,不过时间证明,等待确实也有其价值。

就算后来时光变迁,Bjergsen背起行囊远走他乡许久,EU LCS与LEC也始终有一项记录刻有他的姓名,并且永远不会被打破。欧洲职业联赛第一个完成五杀的选手是谁?2013年3月1日,整个欧洲皆唤你名——

韦鲁斯倒下了?鳄鱼三进三出了?没关系,黑暗倾泻尽诛强敌。

然而少年天才的开头故事也没有那么的一帆风顺,春夏两次常规赛皆取第五,强,但是还不够。彼时欧洲的法王还是xPeke,是Alex Ich,是Froggen,他们光芒四射争霸四方,Bjergsen还只是个初入战阵的新人,抑或者是“挑战者”。但这世界上也会有能欣赏“美”的眼睛,大西洋的彼岸,来自美利坚的某支豪门伸出了他们的“橄榄枝”。并且这次的邀请诚意很足,那个被我们称之为“猩猩队长”的男人(Reginald)甚至不惜让出了自己首发位置并且很快退居幕后。那时,踏上“跨赛区流动”的选手即使放在欧美也毫无疑问是“先行者”。Bjergsen就此启程,而新的画卷里故事之绚烂,当时就能窥探一二的人或许也不多。

“意气风发”

陪伴着Bjergsen的,不再是柏林街头施普雷河河畔的潺潺水声。加利福尼亚西海岸的阳光洒下,崭新的时代与崭新的联赛即将开幕。豪门,强队,有很多事情都是新的,但是召唤师峡谷没变,辛德拉的法球也没有变。

新的时光是美好的,而新登场的Bjergsen也绝没有辱没TSM所谓“豪门”之名。春季的亚军,再到夏季的冠军,TSM的战绩仍然高居上游,Bjergsen在北美也打得如鱼得水,甚至能在当年的季后赛上掏出卡尔玛砍下一次五杀。当时成为他五杀背景板的一个ID叫做“Doublelift”,后来他们并肩作战的故事就是后话了。

那年,他登上了自己此前从没去过的世界赛。双杀TPA,一胜SHR,那届世界赛有些人记得Uzi跳脸秒杀时Bjergsen的无奈,但也有人记得Bjergsen万军丛中单秒小炮的潇洒。4-2,首次参加世界赛即宣告出线,甚至面对后来的冠军SSW时Bjergsen也拿下了一局。亚索的刀刃卷起风暴,狂风扫过之处即使冠军也休想无事逃脱。

后来,大半年之后他与TSM回到他熟悉的欧洲,在波兰卡托维兹的土地上让一支LPL战队连续吞下了失败的苦果。3-0,一座IEM总冠军的奖杯被高高举起,在Bjergsen的履历里写上了一笔“世界型赛事”的冠军名号。彼时,Bjergsen只不过19岁。那段年少的岁月里是他最高光和灿烂的年华。

当然,人生不如意者,十之八九。

“一神四眼”

光芒万丈的故事某种程度上画上了一个句点。

MSI,1-4;S赛,1-5;在国内联赛的“呼风唤雨”登上世界赛之后却突然“失灵”,队友频频操作失常,打出的“下限”发挥变得花样繁多并且种类夸张。Bjergsen踏上峡谷,未等中路传檄而定四方之时,其他线上通常已经送来了噩耗。Defeat,还是Defeat,峡谷里没有人会喜欢这种红色,但是只要TSM与Bjergsen一离开北美,这种“失败”却似乎总是如影随形。

于是改变如期而至,当年曾被他“五杀”之一的Doublelift成为了他的搭档。争霸北美的故事还在继续,披挂上阵再度挑战世界赛,S6与S7两次第一周的表现甚至给Bjergsen又带来了重温“八强”的希望。但命运无常之处却似乎总是要与人开点玩笑,前有大优势下单挑维克托的大师兄被一套技能瞬间蒸发。后有被杰斯高涨电能一炮轰平的辅助小王。Ambition、xiye,这两个人曾经在那年IEM上先后倒在他手里的人成了扼杀他两代S赛希望的行刑官。Bjergsen曾经赢过他们,但令人遗憾与痛苦的是,这都只能是“曾经”了。

那些年头关于Bjergsen有诸多段子,国内传,国外也传。“孤儿院长”、“一神带四眼”的梗流传全网,梗不分国籍地域,毕竟关于Bjergsen的境遇故事有太多人知道。谈起这位选手许多人都会加以敬重,称他一声“法王”,尽管他的世界赛事之路陪伴着漫长的坎坷。

于是,TSM再次选择了改变,但是这一次改变却让Bjergsen两年多未能走出赛区。“不进世界赛不刮胡子”的豪言立起,我们亲眼见证了一位曾经清秀眉目的小伙如何变成了满脸虬髯的“大叔”。那段时间他也曾离赛区冠军很近,但Zven令人惊掉下巴的“瞎β操作”又断送了他再加冕一次的机会。

而时间,也就这样滴答滴答。

“老骥伏枥”

2019年冬天的转会期,TSM在转会期对着关于Bjergsen的消息先放出了“虚晃一枪”,待推特微博等一众群众大吃一惊之后,才正式官宣了一笔消息——Bjergsen再次续约,同时获得TSM股份。

于是,Bjergsen某种意义上变成了“比总”,但是比赛还是要继续,召唤师峡谷的战场仍是刀光剑影,战戈鸣响。忽而一转,Bjergsen迎来了自己的24岁时光。

夏天,Doublelift兜兜转转,回到了他的身边,这对北美最年长的双C组合之一又碰面了。季后赛首轮一场0-3惨败输掉了TSM几乎全部家当,如果还想要打进世界赛的话,要从地狱般的底层开始重新起步。但也就是这种逆境之下,Bjergsen开始了把这支队伍拖上世界赛的“背水一战”。

沙皇7-2-4;发条7-0-10;卡牌8-0-8;时光8-0-10……一步一个脚印的蹒跚前行,在Doublelift状态还没复原、Broken Blade时神时鬼,Spica年纪尚轻的背景之下,总有人会把队伍扛在肩上,拖着全队朝向冠军与世界赛的目标艰难行进。但对于Bjergsen来说,或许这感觉又非常熟悉,这一幕曾无数次上演,从他穿上TSM的队服开始直到现在,来自丹麦的小伙早已把自己变成了北美战队的“队魂”。

最终,他做到了。5-0-11的卡牌成为夏天最后的收场,荣耀重归于TSM,久违的世界赛,久违的冠军,似乎一切都回来了。

但,故事也只能到此为止,S10对于他来说太过于残酷。当Bjergsen自己在世界赛上只能打出他曾经队友的表现时,那个曾经拉他们一把的“神”却最终没有出现。这个角色是过去Bjergsen的工作,然而,接班者却没有来。1-1-5的基兰成为了他世界赛的最后一役,不完美,有太多缺憾,但是——到此为止了。

“结语”

“你是因为什么开始玩英雄联盟的呢?”

对于曾经年少的Bjergsen来说,这里曾经是“避风港”,给他带来快乐的同时,也能让他躲开那些来自于学校的霸凌。这里没有那些因为言谈举止或是长相外表而来的“校园暴力”,峡谷是温暖的,众人生而平等,只靠实力对话。

而对于如今的Bjergsen来说,英雄联盟如今的意义早已不止于此。年复一年的征战与拼搏成为了他人生当中的绝大部分色彩,即使脱下了战袍之后的Bjergsen也没有远去,等待着这位TSM新任主教练的将是全新的挑战。召唤师峡谷成为了他的人生。把光阴上溯十几年,那时丹麦某所学校里的这位少年应该想不到如今的时光。

2005次击杀,2743次助攻,在身披TSM战袍的岁月里,这是Bjergsen这位“选手”交给峡谷的一份“答卷”。如今,这个数字或许再不会上涨,但仍旧有人会身披TSM去战斗,而在这群选手的背后,伫立着的将是TSM的“图腾”。

Legend Never Die,Because they become part of you.人生或许会有那些越不过的山,但也总有人会一次又一次的尝试与挑战。即使是要改换身份从头再来,也将战斗不止登山不休。


标签:

版权说明:如非注明,本站文章均为 97游戏网 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;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97cscn.com/gamenews/202010250.html


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:

分享到